诗阳
诗阳 本网站收藏中国首位网络诗人诗阳的作品

【诗歌】世纪之末,关于同路的纪行(长诗三十首)

分类:4.诗歌档案, 信息主义的长诗创作 时间:1998年10月02日 星期五 22:50 留言:诗歌爱好者

  世纪之末,关于同路的纪行
- millenaire, champ d’honneur ceremonial

(一)传说的暗示

你,无需诠释即将再次恍临的
败北
谁,驾驭曾经如也空空的肉躯
一交手便率先错过你旷久的零点,据说所有忧愤的呼喊都
在劫难逃,一尽咫尺间
离曲几度的千年生机被谁
委弃
谁那时仿佛真实并在尚未世俗的寂地登仙

你如何输掉每个夜长梦多的时辰
你的脸色如何丢下自己,如何以过时的废墟伪造
嗳昧的国家
你如何借机将破胆的天才们撤回潘多拉盒子

谁脱下赤裸裸的权力假借世纪的忧柔,你不幸的风度
如何比月桂更早地侥幸死去
谁在荻花深处错过你的形像,如是的希望已久
如何
期待充耳不闻的咒语

谁我行我素在围城的摇篮里脱身
孤如遗产
谁在数千年前就已经学会早熟,惹事生非

谁隔世的思想违背了谁尘封的禁令
谁穿起人民的头颅
一串冗长的骨链自孤寡的高处挽住谁更冗长的脖子
谁在另一头,抽去
孤子
剩下的将如何一呼百应刹那间散尽,千年入土

谁在短命成句的预言尽头
孤身苟活
谁在回光反照的窗外几步落空
无人眷顾的佳境天各一方的病去,谁的脚印更蹉跎谁的
时代

(二)命题的浅说

谁说这不是人寰的荒漠
仿佛意义只是另一个干躁的感官口若悬河的可能
什么都没有无法在质疑的后面
无法以与说的痛苦
相拟的高尚,留下一系列颇为卑劣的痕迹

这个长年累月贞操丧尽的伟大时代
还是
披着以讹传讹的外衣
千疮百孔往返于谁的空城

空城唉,高悬着死去活来的桃色牢门
一些人立即想起
嫣红的容颜另一些人想起血的世纪
大逃亡

谁还在傲然与不逊的祖先互相诽谤
谁还在与满颜污垢的人民柔肠寸断
谁还在挑选
一个
风高月黑之时批量繁殖自己

繁殖自己的子夜唉,谁脱下穿破的前鉴
谁携带所谓前辈的芳邻
褴褛出征

谁鼠目寸光,矢志不移
谁举起螳臂挡着欲悲无语的誓言

谁反对与世界不约而同放弃独立
谁与自己握手言和
谁互为彼此最后一位叛徒

(三)另一种沉默的代价

责问你代代抄袭的许诺
责问谁怎样濒临大相径庭的未来
你的举止静谧如碑
在先哲们伪造的现场沉默

谁端坐边缘
正好以一种风格预演殉难后的洗礼

当你的审判词被提心吊胆地领略
当你囚犯一样被绞索悬挂起抑扬顿错完成自己
当你的一无所有失去
重心
当你两种不着天不着地的契机被颠倒

也许你曾站起如一位黑客
身首异处
缓缓回视芸芸众生在逢场的片刻
在不修门面的国土上重新
想着如何作戏
为自己的身体漆上各种颜色的血

你早已不是唯一忍受的人如果你获得一次可能
如果你被赋予慷慨的末日
如果你依然苟活着并知道如何被迫洗净真相
穿上
莫须有的衣服
责问如何让历史与流产的阴谋不期而遇
责问如何让黄昏无视未遂的殉情

(四)亡子们的翌日

世界,压住心中的惊涛骇浪
霭云簇拥着人类无数的亡子应运而来
人类被可怜的美丽所掩饰
谁还在乔装世界,偷换
游戏的季节
谁的寿命已不期而终,有如贪婪的丰雪兆年

翌日,翌日为雾号而悲
太阳凭借历史的玄学准时地期待自焚
谁站在逼仄的灯塔上
侥幸
隔岸观火

灵魂如何想象无处投宿如何舒开翅膀的希冀
亡子们如何拥抱着衰老的思想恸哭如何
入时地
哭得更加衰老

海,嘲弄这个无法终场的竞技
亡子们突然失去记忆失去童年的拼板
游戏规则不变
人类与理想如何诡辩,如何跨回世纪互相
逼杀
国家与寸土间的穷追不舍
桑田成血

游戏规则不变
亡子们已亡,举止正巧不变

(五)谪放者

辗转悱恻面对羞于见人的回忆
携木枷出门
将一板面孔刻进身世你尤如
圣徒
脸色发青

谪放是学问可能的自我转移
谁穿过无法的测度
谁穿过停放玫瑰的灵柩
谁穿过被阉割的感觉拼凑成形的肉体

谁一瞥幻花盛开的过去与未来均不复在
谁一瞥四海一家无边无涯的千邦体系
谁一瞥异域间春情脉动的差异

没有表情的一瞥是空撒热泪的病容
呆如木鸡
在木枷中谁把战争在和平中杀戮
在木枷外生与死将谁的宿怨无休止地囚禁

携一木枷撒一滴圣水,出世落地
木枷
难朽千年
唯有谁还在解放昔日的自己:七窍流血

(六)歌的瞬间

平原的绿洲
你的形态长在谁似是而非的景色之外
稻草人让风识破
遍野的偶像啊,古坟茔之花为谁绽放
谁藏在那里孕育你的祖辈
父亲寻找着谁的
孩子
你无路可行从正午被带回红榴花开的子夜
你可怜的信仰与谁泪眼相看

孩子走出沙器
你舒伸城廓的手臂,风被你的目光消灭
稻草人看见自己一次次精疲力竭
看见老人进入篝火
子夜,子夜狭路相逢,子夜依然
跳着艳舞
父亲们的楚歌四起

地平线一次次轮回收割谁丢弃的爱情
出征的孩子
不归
沙器装不回自己的谎言
空旷是渴的表情
谁走进镜子为生活的老脸化妆
你在平原之遥缓缓汲取岁月谁还在子夜的绿洲继续失踪
你的稻草人死于谁的往事

(七)幽会

谁在幽会时分迂回,那前尘所落之处
疑问的声音哭谁的春梦
你缭缭绕绕纠缠火的异性
火摇身一变
继而是水对火的临摹
水与火的长度不可捉摸并被你手持,距离标出关于你的踪迹
最津津有味的答案

绿洲离青涩的生命尚有多远尚有
多少种
不同种类的成熟,可以长成静寂的危险
谁还自遗在绿洲上以妄念为桨
与时间的想像
互伐
你就此圈地为牢
囚在一天比一天矮下去的运转里并向失落的深处退化

水挤破谁的伤口,以谁的血涂抹内伤
以看不见的速度
谁与谁
在你迷宫的布局里刀痕似地愈合

铺开遗言,以一层层水
为约
谁的感觉被水导演,谁坠入水的悬涯

历史,静止的幽会

沉钟
烟舟
喷泉,凝固的化石

误入困境前
借用情人的眼光辨认最简单的一切

(八)上帝的自白

谁于漆黑的早晨漏网,谁单行于一条路
谁将一片风景暴露
谁犯下白日案
在同一个地点侵入世袭的领地
谁佐证谁的前科

谁将风哭得遮天蔽日,挥泪如雨
谁瀑下前卫的短发
蒙住黑色
视野
谁砌起自己的空茔
谁与谁忍受疼痛互相凿额取光

谁把你早泄进这些个
预言
谁误入谁的审判谁与谁收买的结局
谁回报
谁难分难解的末日

谁还执迷不悟
谁公开地出售被剥夺的概念

谁失去存在的实证并以弥留的方式失态
谁需要多余的自白,来
分享努力的空间

(九)眼睛的对证

以一只眼睛打探你的井底
岁月生出水仙的根须
隔着乐而不淫的两个世界那西苏思憔悴在自审的界面溺毙
罪过罪过,谁鬼影幢幢谁认错同一个身份
希腊美少年

以另一只眼睛秘而不宣
将幻想吊在井台上
太阳怀抱一泓冰凉的雅兴
落底
欲望多么地平常,卑贱的天空还开着普普通通的
昏暗之花

睁一只眼吧,所谓的井底或海的水渊
谁是你落难不死的龙子
如果谁还要
破骨折帆
划破你诸如寡断的脸色等

睁眼吧,谁的日规--戛然而止

再睁开剩下的眼睛,看谁的千姿百态被分享被追求得更加
奢侈
谁还在哺乳期纠缠饥困感

合掌,以没有气度的神色面对未彻之悟
谁捕风捉影
并还将自己杰出的表演忘在井底

谁的两只眼睛居然可以对视:
如果一只眼看你不过是花鸟的遗腹子
如果另一只眼看你不过是虫鱼的胎记

(十)人间。人间一群故事在流传

一群故事流传在人间凶兆吉兆的时刻尚恨不及
万劫不复又添进你的罪孽
被审去千年
歌颂罪孽这周而复始蛊惑人心的可恶习俗

谁滞留人间,又被谁的细节
肢解
并写着一群故事脱下历史的外衣落荒而逃
那些个写故事的人被押进
千万座精美古城
只有故事的象形体还跳着美伦美奂的赤身舞
自上而下
自左向右
自右向左
历史的圣徒将自己踩在骗子的脚下洒脱地打出同一方向的哑语

事态严重谁还在咬着情节的
线索,头尾相衔
一群故事拉拉扯扯东奔西突
那些被连累的意念躲在舌下增生

谁把谁反复隐藏,听凭整个世界出现被故事典卖的的可能性
讴歌啊,叩山为钟
扣海为鼓
一群孤守的故事相守啊被谁的预知
打断,被挣脱被遣返

(十一)箭,阿芙罗荻特

自由在谁的背后扬起堵堵红色靶墙
谁察觉到四面埋伏的
阴谋,是的是阴谋是不朽是不朽的阴谋
眼见自己将被出卖给流进嗓子的血出卖给哭得沙哑的自由
那微不足道的
一部份
被一层展开情与爱的口拙所知感
被一种遥远的语言所胁

你拟成人屈膝的姿势
在文明的地带跌入景深,或被悬在比文明更高明的海上
如同
进化中的蓝色球体
巨大的被占有,自抱的徵兆,由心向外的闷热与挣扎

女神没有显现存在的权力

尔后在你的过程之外,爱接受错误的征服
向被爱的实体转化
并被孽生的形状层层所封

与此同时,谁作为对像在本体与女神间
越过欲望的维度
球面,你双重的繁华世界
此时相通
由外向内无限趋小地孵下去,脱胎换骨

谁说啊,那女神刚才被生机勃勃的想像脱去衣裳
向你的肉眼呼出一口
历史性的知觉

进入死循环的美丽
闷热已久
那么谁还在这温室效应之外拉紧悬念之弓

被狭小的空间狩猎,生存之
苦闷,砸开古瓶
痛以创伤的构造占据与爱无关的范围
美正在寻觅整体,一个被盗换了名字的古老民族
同时被诗外的细颈穿过

(十二)脚下,开始预谋

开始预谋泛滥的结局
失去完整的起点
首先,让现实摆脱平凡的夜晚摆脱人生的鞋底

那么,再以谁自窘的疑问为动力
驱赶匆忙的一切
进入被拥有或者丧失美好的失败,在最必然的方位
进入假象丛生的迷宫
谁以你的脚为时间的概念,并沿其孤独的轴
在任意的对面走失

不可能?
呵,走罢
谁的体内又多生出几根白骨
你未曾先行
不可能就是说一切的可能踩在脚下,谁赤足的谎言已为你鸣道
正当你蜕去过期的寓意在今天日子里

无法自拔

走罢
以走的预谋来继续,想必是了
一个陈旧问题
被谁带走更奇怪的迷底

(十三)忘却,被反复涂改的歌

被优雅地禁止
曾被举为思想的东西竟让谁打着主意,此刻
无调性的歌被贬成
旋律的圈套
自无可奈何的天堂里堕落

例如,咳破的冬天被舞弊的语言威胁
谁的喉咙因此被
删节
还有雪是唯一啼出血的休止符

例如,发情的春天被忘却填错词汇
谁的声音因此变质
忘却,忘却后你的歌声会象花粉一样
让人在浮肿的季节后想到吃力

例如,谨小慎微的千年朝野突然被送进
流亡的阴影
被送进令人惊慌的休止符
而歌
成为忠实沧桑的立体图案

忘吧,尽管忘却是不彻底的大幅跳转
如同历史突然合上
谱章
如同序曲停止后,时间再也不必腐烂
一种更可怕的等待之前

忘吧,享受沉默的海
谁的思想在不调和的音程外重挑旧帆搁浅
出现歌的黄昏
出现男腔女调的长廊
出现没有人和的音响与淹没民间的海市蜃楼

(十四)一束断流

谁突然收回怀想
肢体长出无法更纤细的躯体
并被现实的同类
重现
或被空间粗鲁地折断

谁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环节
还在你的语言之外绕着不大不小的圈子
一束倒吸进胸腔的形像
一帙帙理想的篇章在空气中盲目地呼救

一束断流的反差,谁并没有
注意到
历史出现提前量
人与人类与你的将来与谁的过去不断地吞吐补替

谁的骗术在断流中失传,谁没有注意到
谁脱颖而出
谁一失手就接受帙帙平庸的消息

谁的呼喊停止,谁在窒息的思路中
一泄千里
谁在听,说,一个打断的手势就使迫不及待的理想与之
停止玲珑的对话

(十五)标本

谁在太阳下抢先死去
与风化的化石争夺历史孤独的面容
东方的一角墓地
在日落西山前就已被谁小心
窃为己有

谁的良心囤积了或死过了千年
然后无休止地
举行
复活的仪式,这一切仿佛已经是欺世的借口
流着血
而过去的血听说还是被今天提前浪费掉了

生活有自身的格律
有如你与你前世自欺的异化

异化,然后以变态的同性方式
被鉴定
被归纳进泛爱情的泛定义
阳光成石

大地破釜成舟
再不断被死了自己的情人“理解地”来回抛弃

以考古的学说测定无人认领年代
时代的深度
异化的标本
不断进化的灾难性法规
以后你倒流成灾的故事便是化石缓慢孳生的过程
在地下
面对另一些也是身份不明的陈设

(十六)出创世记

谁取走地球取走房子取走空洞的真情
在人间发现自己的产期杳无音讯
谁坐在巴比伦河边
一想起锡安就
在苦难的水里哭得伤心

于是以同样善良的哀伤
在宗教中获得另一个母体的化身
被乞求
以神的诞生刺激感官外的反省
以类似的哀伤
以肉体灭绝先辈的战争
以战争交配敌对的民族

于是谁怀抱着房子流浪无家可归
谁与谁
在真相明了之后亲兄弟般地
热爱仇恨

象是每一个人在大地的子宫里出土
在巴比伦河的童年边
坐下,一层层掩埋动人的哭泣

抱着你伤心的房子
那位又看见别人丈夫的妻子,在静默的
锡安
在无意的巴比伦河边
被上帝铸成的盐柱,乾涸的一拉长滴哭泣

(十七)眼看无数个极地

谁在独眼审视,时代算什么被黑暗涂改的重影
只不过
以年而屈指,你的思想正在被此时一次性
读秒,你只是向
同一时间告别
亿万次,无数个被文明的光茫划定瞬息的范畴

谁对多元的公理失去耐心
谁向自我弯曲的悖论一再让步

谁擅用双眸的巫术

将开始过时的奴隶在另一个时代重新复活启用
所有的人认领角色
领袖兮,使往日的君王隶主也蒙辱无比
人啊,总是高明让领袖们病入膏肓

谁抢救瞎掉的木乃伊

这个玉碎的世界,无数个
极地,无数个性别痛苦的衍生
被无限
划分下去,或各自向两性的社会边缘演绎般出击

只有地球还在极地之间作为
暂时的整体
亲爱的独眼时光,某一位领袖,亲爱的核心,单性克隆

(十八)跬步

谁的考证止于旷野古色古香的战场
音讯全无的对手
弹尽粮绝
带走度假后洗劫一空的死城

被命运之神所支配
鬼作人
抒情的呻吟与被肉体挤出的魂灵互相向对方的想象超度
此刻
世界以多立方的梯度括大
淋着雨
你作为逝者迁徙
并以谁的推断恪守历史的
小气候

相对于谁不可言寓的部位,你的跨度
仅如跬步举
多年被遗传的交配原则与免疫功能的障碍

人与鬼互为基因的转化
命运之种还深埋在谁退化的胚盘里

英雄叛徒相辅的雕像
妥协叛逆相隔的风景

举跬步,死城的街道
季风哮喘的旦夕,谁不幸怀下孽种
压得更低的嗓门更低的雷鸣
一转弯
呕吐的孕症带着风鸣迎面而来

(十九)主题的变奏

一生来去匆匆
谁将未确定的运作当作错题的答案
某种不存在的约定
因为即兴的指挥棒也
忿不平
岁月便吃下绝对的黑暗发出响亮的喊叫

并脱离你变化的主体赞美,以纯粹的方式
发出悦耳的七和谐

音乐被无辜的听觉
拯救
一个指挥家心不在焉的手势
一个不很具体的
关于你的
第四章的……结尾
一个被黄金分割破坏的比美
在此刻暴露出将被纯粹所摧毁的主题意象

而你穿着渐弱的衣裳隐去
就像
每一天都不足以被怀疑为心跳加快的音程
为谁的节奏
又被谁在另一批呼之欲出的喉音取代

(二十)文字的反证

令人恐惧的瞳孔
最美的
内心,渐次扩散的圈套

谁与你共同为别人的景象
奔忙
据说景象的价值在每个人的手上传递而去
或与硬币混在一起找回
眼睛与嘴唇
一如继往,同时抢读
情诗一般的假设如何快乐,被提价贩卖,被收留

名著被某些纠集的女人男人体会
读的是词汇
消化的是属于发酵后多余的滋味

谁是妙不可言的你
痴想如病
一页页自我陶醉的内容,分文不值的祖传秘方

视觉被印刷被精美地
压缩装订
理解变作受孕期里禁止吞咽的嘴

嘴是免费的借口
你是禁区里长大的孩子或文字

(二十一)被拒绝的片断

被拒绝,被铁色的专制,被死去多次的祖国
祖国
你的面具后是形状是古老的征服
古老得可以抵御谁整整一个时代的
妄想综合症
高悬的
是乐极生悲的老脸,残阳如血,无限黄昏
亿万张幅繁荣破败的哭笑

也许在此之外你象文明的某个片断,更象
撕毁片断的导演
一看见自己赤裸的镜头
就流下手里的老泪,抚摸出一场痛不欲生的

越淋越大的悲剧
一场眼泪,以欲火弑身的主题
光天化日之下
你依然梦见谁抱着处女踏浪涌来
人类尾随鲨鱼而来
你自祖国张大的伤口
纷涌而来,你是今天短暂的未亡人
而祖国的手正在银幕后斑驳地老去,你仿佛
不堪
忍受以千年不变而老去的画外败笔

祖国你从未看见你曾有过单一的姓氏
你被现代文明的襁褓所囚
你的处身已被秋后
过继
人类越来越多为水下的收割纷涌而来
谁的老脸被雨痕划破
在面具的边缘
流着比悲剧还贪婪的眼泪

(二十二)一代同类

不可避免的冲突
世界的长老目光空洞神态苍白,活着向
未来者谢罪
以是非颠倒的要求
写满你与黑暗无数次关于尘土的谈吐
然后被一张纸找到

同时谁发出切齿的变调:
“将浪费的伦理乾脆一次性回收!”

这个向来以垃圾投筑岁月的世界
从此在
谁比泥土还顽固的脑壳上
整整高出一头来

自上而下,长老空寂的垂念
未来者来临
一代代奇形怪状的人匆忙尾随
象形的碎片
由里及表,鼠类向人类咀嚼的文字学习
在纸的维度进化
以与人类彼此相投的腥味

谁还在茕茕徘徊于不可救药的王朝
于垃圾场外发情
梦遗
淌着鼠类的
热汗,使你还来不及出卖同类

(二十三)民族虚拟式

所有的过去变作过去的假设
谁的梦想忠诚地
流动着
在为你营造的骨骼里在你已诞生的肉体之外
与你互为孪生的形体减灭

你听着,因此你听不见另一个你的群体发出的呼喊

谁是你的异国同宗
你还在否认谁已过时的虚妄

谁让理性的指向越过绝对的民族精神
越过
大众所容忍的危险界限

所有的假设
不幸
向渴望仇恨的深度积累
假设的仇恨,民族,比情人还
不共戴天

而谁还在涂改种族的概念
竟也需要伪俗的文字
口号与翻译的
短哲
以最道貌岸然的方式宣泄贴着民族标签的俗论

(二十四)借谈星孕

被许多视野所讥诮的忍受
缓缓成熟
象地球一样坚持不再长大的同质果实
被谁推向与宇宙相依的
子宫
星辰的种子在痛苦的细胞缝里分裂
谁未出生前就返祖
用泛洪的尾巴穿破水孕的胎衣

谁找不到你另一位杂居的父母同体
坐饮双子的眼泪
你看见心,并因看见别人的心而
受伤
十次月蚀,哭破羊水
让几度醒来的摩羯之神回光返照

平稳的阵痛,在西方洗出五彩缤纷的血迹
谁在分娩前看破眼壁
举日月为目
而你土生土长的属相正远奔进外星的东坊

(二十五)你是一类人鸟与小丑

引入最新的魔法体系
比如,将某个岛屿拟作你可靠的分足点
将沙滩改造为父身的血
将远方当做向母亲的初声呼唤
你呱呱坠落
象一只善良的小丑
再回到原点被谁环绕,在岛的另一面尚有一大群
人鸟向着更远的分足点眺望
另外

一群展开翩翩欲飞的世界
挨着你落帆的营地
生命在水面以漂的阵列聚散
迂回于世态的冷暖,谁披上湿涩的心情呼喊着自由的信仰
巨大地活着
当年守卫阴阳体系的司仪失踪
谁的感情与岸杂交,在空中
在海平面下
椰子般被祭祀的一颗
果实头颅

父亲的血液绕过伦理的存在
棕榈换走母亲的躯体
你变回顽固的外表,你的形体如散花片一般飞逝
天与地被分离,以造就人的
再生
与热爱存在的人类,热爱人鸟的
你,呼喊的尽头
祭祀善良的小丑放下独翅

(二十六)对末日的抵抗

谁与你未及谋面就丢弃流亡
回到死亡--修炼生命之不可分的部份
灭绝的理想拭出血痕
在月光高高筑起的断头台上
在挽歌里你举起
疼痛的第十指
拍倒光明的墙你向四面的晦暗转移,你乔装的声音
引领着
人们遗留下的头颅

你的面孔发白,在头颅的森林上空
喘息
你瞪大通红的回忆,忍无可忍
饥饿感咬破你心腹的残局与你流出的妄想,在你自作茧的体外
圆合
你此刻力搬意识的冥河,你端坐在谁发硬的石尖上
企图漂流
你惊动黄土地上一束束逼真的图腾,你眼含无语
葬花,并怀念一群人
或者说与名字的构思有关的人

你是谁最亲近的一名受害者
你为何还犹豫,设想你回首抓起更不幸的
第二个第三个头颅
准备抵抗一场闻风而动的屠杀

(二十七)罂粟下的六月孩子

你曾经的孩子们都死了
还在哭
他们在天堂的井台上掘开地狱的另一个入口
灵魂落水
谁在鬼魅之泊地将你的阴魂
冒名顶替
一只大手擎着你父亲之灵
另一只大手正在那里玩弄着母亲与人民,玩弄着流水

另一些孩子们至少在人民的关怀下进入淡花季
孩子们留给后代的玩具断肢遍地
天真善变的罂粟
之颜,你所熟思的春天
在走满野性的田地将谁鲜艳的花圈举过头顶
谁是种下的石头
谁是有始无终的后代
为了你在逃荒的土地上出生

刽子手与英雄同时高擎起流血的断臂
以未来为由
将代表另一类人民的罪恶之塔处死
当出世的婴孩
悄然溺毙
被谁萍水相逢的继母们

罂粟为开败而来
人民的呻吟在童谣的歌声里回荡
零乱的春天让一片难产的风
吹来吹去

愤怒,愤怒在子宫里就
被阉割
愤怒依然一如继往呼唤每一个孩子的遗春

自己前辈的孽种或是
刽子手敬爱的母亲

(二十八)之后,真理在边缘地段

你将你雪崩的经历埋葬,你在寒冷中
僵硬成人格的概念
你因世界过于光明而闭上冬眠的肉眼
你认出了错断的山,你的脖子曾经依然去想念谁更沉重的冰山

于重新醒来时你已很久未见任何一个时辰
你跌进世人的真理旷野成为
雪盲之人
你携带周身的热血你忍受你的
摔倒的幸存

谁在你停滞的地段弃鞍一个手势,便立马
向你抛下哲理的
套索
距离可见时不可见
谁以乞讨的魂灵纠缠你而你此刻绕过寒冷的蛇圈
那么谁是洞视的伴侣

深不见底。

眼睛在雪地里决定提前失明,流下你的眼
泪,河水在真理里悲壮
谁看不见的身体在两岸分别并行
一片歌声
飘出为水而立的边缘
动山川
泣鬼神:
被希望的黑暗
与被黑暗寄托的光明

(二十九)文明逃亡者

自远方滚滚而来又滚滚而去,谁的
马队驶过你劫难的洪水
你向相反方向逃遁寻求野生的幸福,一个企图的里程碑上
分明写着:
“同一个历史关于可能不同的命运”

谁巨大的村庄被水下的果园所困
黄昏的巨鼓在水面浸泡
退化的种子

马队的脚印指向你云里的土地,逃亡者逃向逃亡
被波涛掏空的路
訇然扑倒的脚印踩出谷底的前胸

谁的悲怆啜饮击落泪珠的洪水
倒下的历史
堵住哪一种斯文扫地的哭音

劫难后升天的老人--落地的孩子
谁席卷你变小的村庄,在弃置的马蹄下浪滚而来

(三十)有关失败的光芒

谁因你的悼思而怀念人类的诞生
以你为节日的牢房
投出
你火烧的灵魂笼罩于光芒的来临
就象是你在奇妙的花香里萌芽
你断定你的庸才将与春天互为慰籍并与叶子一并枯落
光芒赶在前面
黑色的大地被酿
饮下的格言把你逼出后嗣的身体
谁还藏在光芒深处醺然迫向你伟大的失败

失败,无数次的失败预支你的岁月
你的纪元被光芒所窃,从未卜先知的某次胜利
走向失败的连贯
你在大地的黑暗中期待受创,你埋下父亲母亲启封的种子
你附体于谁的孩子的光芒

谁将退路开辟,与此同时举着自恐的大火
与你相依为命
让空寂无人的世界泯灭自己
你与光芒对峙你在前沿从此提醒孩子活到谁最初的尽头

1998.10.2 于俄勒冈远郊

原载于《橄榄树》

没有评论 »

还没有评论。

对这篇文章的评论的 RSS 聚合。 引用 (TrackBack) URI

发表您的评论

请先登录再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