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阳
诗阳 本网站收藏中国首位网络诗人诗阳的作品

【诗歌】在时间的岛上

分类:2.精品诗选, 4.诗歌档案, 信息主义的虚拟创作 时间:1996年12月01日 星期日 9:57 留言:斑竹

            在时间的岛上
          
          从零开始倒计时
          从此我们退出理念的迷津
          当梦从沙漏里慢慢流下
          一个有关岛的想法在脑海上出现
          它与我们的睡眠相符合
          并且开始升高
          天空改变主意向远处退去
          
          一个想不起认不出的容貌
          淡出魔幻的水面
          以入无人之境的姿势
          走出芳龄
          美丽的沙粒穿过时间容器里落进
          我们的眼睛
          
          我们因为一些想法而准备哭泣
          流出的一滴眼泪
          淹没面孔
          思想被本能的重量
          打入水下冷宫
          我们孤苦伶仃留在水面上,一生清贫的问题
          悬而未决
          浸不透的棉花,拿不定的
          主意漂不起也沉不下
          
          预言的水晶球
          挡住了它自己的天空
          我们伸出五指抓不紧水的形状
          海摸不着今生今世的头脑
          
          我们以倾覆之舟登陆
          水在血液里走失
          我们迈向时间概念外的净土
          如履薄冰
          为了找回失散多年的异性之岛
          我们精卫填海
          从此无法以自己的身世赴约
          
(诗阳 1996.12,10)

【诗歌】戒指

分类:4.诗歌档案, 信息主义的抽象序列创作 时间:1996年12月01日 星期日 9:50 留言:斑竹

             戒指
          
          套住了一根手指
          全身就变成多事之秋
          自指尖到其余部分皆动弹不得
          心跳个不停
          在晴朗的天气里
          它准确地制造体内的
          生态平衡
          
          自另一个看不见的角度
          愿望和欲望
          从金属质地开始
          向有肉感的方向延伸
          
          小小的圈套
          继续在想象的波面扩散
          而主体是人
          陷入沉默,往下,同时品格上升
          朝更空旷的内心收拢
          魅力核心很美丽
          
          还有另外一个主体
          奋力将一个
          比爱情更暧昧的几何体
          套住人格的脖子
          
          这一切
          与手暂时没有任何关系,因为
          一个轰动
          全身的携金私奔案
          正在被中枢系统报道
          
          出事地点
          慢慢,追查到另外一个指尖上
          非法存在的创口
          
          此时身体的其他部位
          与那个圈套
          继续保持,更远的造型
          从此,指点江山被认为是
          感性的距离
          并成为美人的标记
          
(诗阳 1996.12,10)

【诗歌】写作

分类:4.诗歌档案, 信息主义的虚拟创作 时间:1996年12月01日 星期日 9:41 留言:斑竹

                写作
          
          此时孤灯的看法
          是一把无言的尖刃
          划开夜的胸膛
          此后的心跳在露天进行
          时间加快
          准备对高潮的方法做出推理
          
          这把尖刃
          挑开夜的后方与逃亡的血液遭遇
          天空不语,于无声处
          一把盐正撒向伤口
          撒得星光灿烂,在微弱的
          夜色中
          小屋睡得毫无知觉
          
          拿笔的主人
          端坐在自己缘梦中央
          他仿佛看到疼痛不断扩大的场面
          还有巨大的伤口
          他披上一件沉重无比的念头
          写出高潮的下文
          
          血液穿过无法稀释的思想
          自外面的天空
          长驱直入,泵回到
          他空洞的身上
          而那个执刃的形象,紧握没有结局的把柄
          正沿着
          与细节相反的方向
          悄然扑来
          
          心依然跳在身体的外面
          受伤的子夜
          取代了对方的胸膛
          风也吹不进
          小屋,它的主人将内心世界
          还原成生动的表情
          
          生与死的破绽
          仅仅隔着一层没有论据的皮肤
          进来
          或者是自己出去
          只是同一张绷紧的说法
          而不是决择
          面对那把没有生命的尖刃

(诗阳 1996.12,10)